美国安部职员感染新冠病毒 国家行动中心易地办公


她推迟婚期选择支援一线

因是瞒着父母去的武汉,为免家人怀疑,慕荣琪还是保持着每天一次视频聊天的习惯。但想到自己原本的长发突然变短,父母看见后肯定会有所怀疑,于是,她想尽办法“欺骗”、隐瞒,“发朋友圈的时候要把家人,特别是和爸妈关系好的叔叔阿姨都屏蔽掉;和父母视频时要用浴巾把头发包起来,说单位要求员工下班后洗澡消毒……”

为了不耽误防疫工作,慕荣琪5人在去武汉前都选择将自己的长发剪去,留成齐耳短发,“过来后才发现,我们剪得还不够。”慕荣琪说,在培训期间,她们5人又集体剪了一次发,“真的很短,虽然方便了工作,但也给我留了个‘难题’。”

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被任命后,负责领导联邦政府对新冠病毒爆发的应对措施。

2月23日,慕荣琪5人被分派至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接管照料发热十病区的确诊患者。即使来之前做足了心理准备,但实际情况仍然比想象的困难许多。

白宫新闻秘书格里沙姆在一份声明中说,该工作组几乎每天都会开会,帮助政府采取应对行动、监测和控制疾病蔓延。

由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领导后,22位各个领域的官员及专家,共同组成了特朗普的“新冠智囊团”。

有一次,慕荣琪在和父母视频时,她的妈妈突然想到之前电视里播放的当地医疗队支援湖北出征时的画面,便随口说到“当时镜头上有个小姑娘和你长得挺像的”。“我吓了一跳,以为她知道了,后来想想当时大家都穿着统一的冲锋衣,又都戴着口罩,她应该是没看见。”慕荣琪说,她当时为了洗清“嫌疑”,一边在嘴上说着“那不是我,我在康盈医院上班呢”,一边将镜头快速的晃过一旁的队员们。

(图说:福奇曾在特朗普发言时笑场)

如今在白宫的疫情新闻发布会上,经常由福奇来回答有关公共卫生和科学问题。不过据美媒形容,福奇就如同走钢丝一般,一边要尽力避免惹恼特朗普,一边要巧妙地减轻总统过于乐观的论断带给公众的影响。